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新闻 > 列表



网络中立性投票背后:炸弹威胁

时间:2017-12-16 20:01:09来源:网络 作者: 阳光在线官网下载
       否决网络中立性!昨天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以3:2的表决结果推翻了2015年的一项关键决议,废除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时期确立的网络中立性监管政策。什么是网络中立性?其核心原则是,互联网服务商(ISP)属于公用事业机构。因此,他们必须平等对待所有的网络流量,不得封锁或是限速互联网内容,也不得对部分网站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快速通道”。这就是外界所称的“三不原则”——不得封锁、不得限速、不得付费优先。

  FCC今日推翻2015年的决议,简单的说,是给无线运营商和有线运营商松了绑,规定他们有权区别对待不同的互联网内容和服务。这意味着,网络运营商有权进行区别性网络限速,给自己或是合作伙伴的内容服务提供优先流量待遇;可以实施“付费优先”政策,迫使互联网公司为自己的内容服务向运营商支付快速通道费用。

  网络中立性问题的背后,是立场鲜明的两派力量。一派是网络运营商,他们希望借助自己修建的信息高速公路获取更多利益;另一派则是互联网公司,他们担心自己未来将被迫向运营商支付买路钱,处于不利的竞争境地。而诸多互联网活动人士则站在互联网公司一边,反对网络运营商控制和区别对待互联网内容。

  在FCC投票表决的背后,也是两派力量的利益争斗和政治角力。双方都竭尽所能的进行政治游说,营造舆论氛围。而投票表决的幕后,也出现了来自双方阵营的诸多不和谐因素干扰,甚至包括炸弹威胁、水军留言、黑客攻击等极端手段。

  就在FCC委员会周四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总部进行投票表决之前,安保人员突然冲进会议室,表情极为严肃地命令所有现场人员立即撤离,而且不得携带任何物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安保人员没有进行任何解释。虽然参会人士一头雾水,现场所有人员很快离开了会议室,其中包括FCC官员以及现场观摩的维权人士和新闻记者。

安保人员将现场所有人请出了会议室安保人员将现场所有人请出了会议室

  他们一直在外部等待,而即便是FCC的官员也对这一突发情况一无所知。随后美国国土安全部(DHS)的发言人揭开了谜底。美国东部时间周四中午12点35分左右,国土安全部接到了匿名电话,声称在FCC总部设置了炸弹,其中一枚就放置在会议室,而且炸弹会在半个小时之内爆炸。

  虽然当天FCC的安保人员已经对所有进入总部的人员进行了安全检查。但接到这个炸弹威胁电话之后,安保人员不敢掉以轻心,立即冲入了会议室。在撤离所有参会人员之后,他们派出专业爆炸品搜查犬对会议室以及FCC总部进行了详细搜查,却没有发现任何爆炸物。显然,这是一起虚假爆炸威胁,目的就是迫使FCC无法正常进行投票表决。

  FCC面临的并不仅仅是炸弹威胁,还有黑客攻击。为了报复和威胁FCC,黑客组织Anonymous向美国主流媒体发送电子邮件,声称他们已经获得了FCC诸多官员,甚至是三名投票否决网络中立性的共和党委员的个人信息。这些信息包括FCC主席帕伊的社会安全号、家庭地址以及出生日期。(在美国这三个信息泄露,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包括银行账户被盗、信用卡被盗刷等等。)

黑客威胁FCC主席黑客威胁FCC主席

  与此同时,Anonymous通过社交网站向FCC主席帕伊发出直接威胁,“我们会采取一切手段,让这些人(三名投票的委员)意识到他们犯下了多么严重的错误。我们会找你们算账,等着瞧吧(We will come after you。 Expect us。)”。黑客组织还声称,他们已经向FCC邮寄了爆炸物。

  在投票之前的公众征询意见环节,也传出了用僵尸粉和水军留言的丑闻。在FCC投票表决之前,曾经公开在官网向美国公众征求意见。皮尤调查显示,在超过2200万个评论之中,有94%都属于多次提交的内容,一些重复评论甚至被提交了数十万次,而一个”The Internet”的用户名甚至提交了1.7次评论,而“约翰·约翰逊”(John Johnson)或是“约翰·史密斯”(John Smith)这样的人名也出现了数千次。

  此外,更有接近200万个支持FCC撤销网络中立性的评论,则来自身份被盗用的僵尸账号。其中,甚至还出现了去年已经过世的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得主帕蒂·杜克(Patty Duke)。目前纽约检察长埃里克·施奈德曼(Eric Schneiderman)正在对此展开调查。显然,这些重复评论和虚假账号是有组织行为,意在制造舆论压力。

  实际上,在FCC此次投票之前,结果已经在普遍预料之中。FCC现任主席安杰特·帕伊(Ajit Pai)一直坚决反对网络中立性,他在2015年就投下了反对票。他此前已经多次公开表示,需要给网络运营商松绑,鼓励他们投资进行无线和宽带网络铺设与升级。

  FCC属于美国联邦监管机构,五名投票委员遵循多数表决原则。但在这五名委员中,美国总统有权任命包括FCC主席在内的三位委员。因此,驴象两党谁入主白宫,也就意味着谁控制着美国互联网的监管大权。在前总统奥巴马执政的2015年,FCC同样是以3:2的结果确立了网络中立性,三位民主党委员压倒了两位共和党委员。而此次三位共和党委员同样“简单粗暴”地以3:2压倒了两位民主党委员,推翻了网络中立性原则。

  显而易见,特朗普总统和共和党控制的FCC势必会埋葬奥巴马总统时期确立的网络中立性原则,就如同埋葬奥巴马医保等其他奥巴马政治遗产一样。而且,共和党和保守派暂时在美国国会控制着相对多数,更在最高法院获得了绝对优势。美国联邦政府分立的三权目前都被共和党掌控。

  由于得到奥巴马总统的支持,互联网公司之前坚定地站在民主党一派,从而成功确立了网络中立性原则。在去年的总统大选中,互联网行业几乎完全倒向了希拉里,并和特朗普多次爆发口水战。而运营商行业则与共和党有着密切的往来,他们希望借特朗普和共和党掌控政权的时机,为自己松绑“网络中立性”的枷锁。至少在下届总统大选之前,在参众两院完成中期改选之前,FCC都不太可能重新倾向互联网公司,再次树立网络中立性原则。


相关的主题文章: